来自 军事 2021-01-26 08:00 的文章

上海市政协委员陆铭提案:过去10年上海人口重回



经济观察网 记者 丁文婷 1月23日,上海市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开幕,上海市政协委员、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陆铭在提案中提出,在不影响历史街区风貌的情况下,增加中心城区住房供应,让就业在中心城区的人口可以减少职住分离,同时,陆铭建议增加建设用地供应,特别是轨道交通沿线的建设用地供应,加强低效利用的工业和商服用地向住宅用地灵活转换,在中心城区建设更多商品房和公租房,适度放松容积率管制,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,提高对各种低成本居住形态的包容度。此外,加强对空置住房的统计,可考虑率先出台政策,对长期空置(未居住也未出租)的住房征收空置税。

从陆铭掌握的手机信令数据来看,在过去10年,上海市人口有从之前的疏散又重新回到中心城区的现象。上海新增生产性服务业岗位大量集聚在中心城区早在2008年经济普查中就已经呈现出来,因此,上海出现人口重回中心城区的现象,而且是晚于发达国家大城市20-30年,并不意外。

保障中心城区的住房供应无疑会增加中心城区的人口密度,与通常被认为的“疏”才能治堵相悖,但在陆铭看来,疏散中心城区的人口反而可能造成拥堵的加剧。

陆铭解释:假定城市内部人和人之间的互动频率维持在一个既定的数量上,将人口从中心城区疏解到郊区,将使得人口密度总体下降,人和人之间进行互动的距离上升。在给定互动频率的情况下,互动距离的上升就意味着通勤距离、时间和资源消耗是上升的。如果再给定道路和基础设施的资源总量,那么结果就是拥堵增加。

而增加人口密度反而可能缓解城市的拥堵问题,缩短人们的通勤时间。首先,人口密度高的时候,市民到周边的生活服务的距离会比较短,更容易建成15分钟生活圈,也可以使居民到工作地点更近,出行的需求相应下降。其次,人口密度高,人们会提高公共交通利用率。公共服务的提供本身是有规模经济效应的,高人口密度使得公共交通能够被有效地提供和利用。

陆铭认为,行政力量疏解人口不仅不能缓解交通拥堵,还可能造成经济增长和生活质量的下降。如果假定人们互动的频率给定,通勤的距离和成本上升,就是生活质量的下降。而考虑到通勤的距离和成本上升,城市的居民就会减少互动的频率,这意味着给居民的就业和服务消费施加了一个约束,经济增长和生活质量必定受到损失。即使这时拥堵是减少了,但却看不到这是以经济增长和生活质量的损失为代价的,可能导致中心城区活力下降。